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时风ybin271的博客(王和地)

摘转 传播 运用,构筑(人与自然 人与人 人与内心)三元和谐,心喜如来!

 
 
 

日志

 
 

大焕视界:城市化与区域经济发展的三条天线  

2015-01-19 22:21:37|  分类: 留学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tdh318.blog.sohu.com/307615747.html
2015-01-19 21:33    童大焕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是城市化过程中无可改变的规律。中国的城市化将在无形中严格遵守三条天线:胡焕庸线、长城线、百万人口线。

 

童大焕—2015117

 

终于有两篇长文从科学角度全面梳理胡焕庸线及其“破解”问题,这就是2015116日上海《文汇报》的《胡焕庸先生和“胡焕庸线”》,内含两文,一篇《胡焕庸:以地称人谱一线》,一篇《胡焕庸线能否突破?》。但其中仍不乏有文章内容或被采访人自相矛盾之处。


为什么画一根线、算一算账就值得那么推崇?当年年仅34岁的胡焕庸发现中国的人口分布东南是密集的,西北是稀疏的,但并不像坡一样平缓渐变,而是有渐变,也有一个台阶式的突变。靠着每2万人在地图上画一个点的传统“点子法”,胡焕庸首次发现了中国人口的分布规律,并于1935年发表了文章《中国人口之分布》,其中还包含了中国人口分布图和中国第一张人口密度图。当点子落在图上后,他发现有个地方过渡得特别快,就好比一个瀑布带,从形态来看,有点像线性的东西,他实际上是先画了线再找的端点(也就是先有事实再有结论,而不是《货币战争》式的先有结论再找事实附会“论证”——大焕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有人口普查了,得到的数据放在地图上一看,胡焕庸线还是稳稳的,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说明了人口分布受环境制约很严厉,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现在,有很多人给胡焕庸线扩充了内容,认为他不仅仅是一条人口线,也越来越证明这条线有存在的自然基础、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人有选择性,地理环境的影响很深刻,我们能做的就是顺势而为。科学家根本的任务就在于认识世界,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能够发现一些规律性的、稳定性的东西。


对于胡焕庸线能不能破的问题,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认为,胡焕庸线很重要。胡焕庸线的存在主要依赖于两个因子,对于北方而言第一因子是降水,对南方而言则是地貌。地貌不等于地形,它包括海拔、地表崎岖度、地表覆盖物特征、水系特征等。这里的南方、北方以秦岭-淮河线为界,在秦岭淮河线附近,严格意义上即生态环境脆弱带中心线位置偏离原直线,但是不影响胡焕庸线的基本走势。


可以说,胡焕庸线锁定了中国经济地理格局,不承认这种锁定,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在中国,特别是苏联学派的代表,曾经想用另外的线代替它,搞产业布局和城市化(比如历史上的大小三线建设、西部大开发等——大焕注),结果摔得很重。实际上,胡焕庸线作为生态环境过渡的梯度带,环境特征不稳定,形成生态脆弱带,也是我国贫困县集中地带。研究它,很重要。


换言之,如果气候没有大的变化,胡焕庸线是很难被突破的。其实,即使气候变化了,地貌的约束仍然存在。


对于胡焕庸线的“打破”和“突破”问题(这两个词的区别,只有深谙文学游戏的部分中国人能懂,在我眼里,人为改变才叫“破”,自然改变那就叫变化或改变——大焕注),王铮认为,前者主要是指改变经济布局,而后者强调的是改变自然背景。


尽管王铮认为只有解决了“突破”问题,才能回答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打破”问题,并且坦言,“李总理,你提的问题太难了。”但他依然表示,胡焕庸提出胡焕庸线的年代还没有克鲁格曼的(第二地理“天性”(nature,本性)即人口与产业聚集和交通区位也会影响区域发展)理论,第三产业特别是信息化也未兴起,全球变暖还没被发现。“刻舟求剑(认为胡焕庸线不能破——大焕注)的想法是书呆子想法。”


“突破”是“打破”的基础,所以要先研究“突破”问题,在自然背景改变的前提下,经济布局可能会自然地突破某些约束,特别是西部某些水资源条件好的地方,既然改变不了它们的“第一地理天性”,那么我们可以改变“第二地理天性”,通过初始化适度聚集人口与产业,形成某些产业枢纽城市,突破经济格局,从而打破胡焕庸线锁定中国经济发展格局的现象。


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终身教授桂世勋也认为“当时我们国家90%是农村人口,主要产业是农业。他在当时我国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很落后及其从业人口比重很低的情况下没有分析这些产业布局对中国人口分布的影响,是完全符合那时国情的。现在我国农村常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低于50%,全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份额也降到了10%。所以我认为胡焕庸线如果要‘破’,关键是国家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中要加大胡焕庸线西北半壁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发展及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资源的合理配置,更好地提高当地人们的综合生活质量,使得线西北半壁人口的比重有所上升。我们既要看到我国自然环境难以根本改变,由自然环境制约的产业和人们的居住环境、宜居意愿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要大幅度地缩小胡焕庸线两半壁人口分布的比例可能性不大,但也应看到通过上述努力将以当时的县级行政区划为界的西北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1935年的4%上升到2050年的10%以上,还是有可能的。”


看出问题来了没有?上述两位学者的理论,都是说,胡焕庸线是在农业社会基础上的规律总结,工业和信息化社会,可以利用克鲁格曼的第二地理天性即人口与产业聚集和交通区位反过来影响区域发展的理论“破解”胡焕庸线!这不就又落到了这个长篇报道中“在中国,特别是苏联学派的代表,曾经想用另外的线代替它,搞产业布局和城市化,结果摔得很重”的巢臼中,自相矛盾得很!


大三线小三线建设、西部大开发、汶川地震后就地重建、东北振兴,我们不是没有实践克鲁格曼的第二地理天性理论,而是一直鼻青脸肿地实践着呢!而这么多努力的结果,大小三线纷纷衰落,东西部差距依旧在拉大,汶川重建后很快迎来泥石流,东北持续衰退,西部地区荒漠化面积建国后新增300多万平方公里。而人口分布呢?根据1982年的全国人口普查资料,东部面积占42.9%,西部占57.1%,而东部人口占94.4%,西部仅占5.6%(此前该比例一直是964)。自胡焕庸线发现后,许多年来这个状况并没有大的改观。有时候看起来西部人口密度在上升,实际上还有领土面积变更等相对因素存在(比如外蒙古独立),1.6个百分点的变化还是不大。同时,东部仍然有相对稀疏的地方,还可以容纳比较多的人口。到了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东南半壁人口占全国94.2%,西北半壁则仅占5.8%。历经半个世纪,中国人口分布的基本格局未变,东南半壁占全国人口之比例,仅由1934年的96%微降1.8%


还有一个问题,既然胡焕庸线是一个客观规律,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破它?人为改变它,难道是一件比不改变它更能造福中华民族、更能造福子孙后代?


在今天这个中国工业严重过剩、工业化严重超前于城市化的时代,试图通过工业化来聚集西部人口与产业则更无可能。而信息产业和城市化自身达成的人口聚集,则更受制于区域的公共服务、商业文明水准、社会观念等一系列软环境,东部越发达城市越有吸引力,西部的落后,不仅是产业和城市布局的落后,而且是公共服务、营商环境和社会观念等无形资产和软实力的整体落后。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是城市化过程中无可改变的规律。中国的城市化将在无形中严格遵守三条天线:胡焕庸线、长城线(胡焕庸线在北方地区与长城线有重合之处),还有一条是我在《世纪大迁徙》一书中提出的“人文社会线”即百万人口线,城市连片建成区人口超出一百万,个体才容易挣脱落后的社会关系网,获得更大的自由和自尊;超过百万人口,城市的内生系统将全面激活。


任何时候都不必过于担心马太效应,只要保障人的自由流动和财产的自由流动,“人的均衡”与机会平等就会在不断的自由竞争与合作中得到实现,而区域的均衡,在任何时候都只是遥远的乌托邦。


东网2015118


大焕视界:城市化与区域经济发展的三条天线 - 春时风ybin271(王和) - 春时风ybin271的博客(王和地)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