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时风ybin271的博客(王和地)

摘转 传播 运用,构筑(人与自然 人与人 人与内心)三元和谐,心喜如来!

 
 
 

日志

 
 

大焕视界:什么是城市?  

2015-03-25 23:25:25|  分类: 股票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tdh318.blog.sohu.com/308266718.html
2015-03-25 10:13
     童大焕




童大焕—2015323日星期一

 

 人类最早的城,应该是作为军事防御工具而存在,可能称为城堡更合适。所以要有城墙,豪华一点的修上护城河。但全社会以农业为本位的生产方式并没改变,名义上有城,本质上还是农业社会。那个时代,北京故宫的紫禁城和福建永定的土楼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前者更大、更奢侈豪华。土楼是微缩的紫禁城,紫禁城是放大的土楼。


另一层意义上的城,是传统农业社会下商旅落脚、码头等形成的小城镇。比如唐朝诗人张继著名的《枫桥夜泊》描述的场景: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当代台湾诗人郑愁予对这方面的描写可谓刻骨铭心,他的《野店》这样写:


是谁传下这诗人的行业 

黄昏里挂起一盏灯 

 

啊,来了—— 

有命运垂在颈间的骆驼 

有寂寞含在眼里的旅客 

是谁挂起的这盏灯啊 

旷野上,一个朦胧的家 

微笑着……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烧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换着流浪的方向…… 

 

郑愁予《错误》你也可以说是旅途的偶遇、缠绵、不舍与决绝。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

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让我们从诗情画意回到现实。因为是还处在农业社会,传统城市只能养活小商品交易和小手工业、生活类服务业一类的东西,因此即使有了城市的外表,多数城市居民还是不能够摆脱农业生活方式,他们或者在城外种田,或者在城里养鸡养鸭。


熊培云写过一篇《中外历史上的几次“禁猪令”》,其中谈到1539年法国弗朗索瓦一世当政的时候,这年秋天,这位被称为“法国文艺复兴之父”的伟大皇帝颁布了一道赦令,解决巴黎的卫生问题———“我们充分认识到我们的巴黎城及其郊镇十分恶臭,如此破败乃至于一些地方骑马和乘车均有极大的险难和不便……”


早在中世纪的时候,许多家猪在巴黎城中漫步,不仅随意吃喝拉撒,自由散漫,甚至危害到了皇家安全。1131年一头猪钻到了国王胖子路易六世的儿子的马蹄之下,导致这位王位继承人坠马身亡。猪在巴黎的自由历史从此被改写了,它们纷纷被圈养起来。到十四世纪的时候,法律还专门规定小城堡的专员们有责任杀死在街上闲逛的猪。当然,圣安东皇家修道院里的猪仍然可以尽情享受巴黎街道上的繁华景象,可以在巴黎的烂泥里嬉戏、觅食,谈情说爱,因为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先生恩准了这项特权。


到了1539年秋天,弗朗索瓦一世的赦令其实是禁令,它涉及诸多清洁城市的条款,比如:


“我们要求和命令各街警卫官、区长和民团五十人队长向巴黎司法官及其刑事官在法令公布一周内书面汇报各街区所有没有茅厕下水沟的房屋。一周后,命令所涉房屋领主和业主,门房和租户,让其知晓在接到书面在册命令三个月内必须修建茅厕下水沟,否则将没收其房屋……”(第二十四款)


“命令在上述地区持有和饲养小猪、母猪、公猪、鹅雏、兔子和鸽子的所有上列人等,不得有任何借口,一律将所提到的小猪、母猪、公猪、鹅雏、鸽子和兔子亲自或者让人送到巴黎城外和近郊饲养,否则将处以没收上述物品并且进行体罚……”(第二十九款)


但是很显然,弗朗索瓦一世的“环保风暴”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效果,直到两个半世纪以后巴黎依旧污秽不堪。这不能怪皇帝无能,而是生产生活方式没有改变,农业社会,不让养殖你让人们吃什么?城市和工业革命相伴生长,那是1840年前后的事情了,比法国皇帝弗朗索瓦一世的禁猪令迟到了整整300年!

 

正如陈志武先生他们的量化历史研究揭示的那样,20世纪之前的人类历史其实只发生过一件大事,那就是19世纪初的工业革命。1820年之前,1800年里,世界人均GDP只增长了50%;但工业革命之后,180年的历史,世界人均GDP增长了8倍。


工业革命站在了前台,农业就逐渐隐身其后。时至今日,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它的农业只占GDP总额的1.2%,农业人口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但这并不妨碍它全球第一农业大国的地位。


2011年,全球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意味着全球性城市时代的真正到来。中国政府也宣布当年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但这个数据是有水分的,扣除2.6亿候鸟一样没有真正在城市定居的农民工,当下中国真实的城市化率大约只有37%不到。


工业革命以后,城市被重新定义,必须以告别农业为前提条件。因此我们现在搞的一些小城镇大跃进、赶农民上楼,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跟城市化本身没有关系。


时间进入21世纪,工业革命的历史被信息革命所改写,突破家族世袭和权力世袭的知识经济时代正式到来。生产性服务业比重迅速超越工业比重,将成为一个新的时代潮流。城市的历史和结构将再次被改写。城市就是人,人就是一切!人与人之间的聚变,使新知识的创造也像核聚变一样日新月异。就像200年前我们无法想像,今天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美国,农业居然只占1.2%的比重且仍不失为世界第一农业国,今天的许多人也无法想像,十年二十后,互联网下生产性服务业的比重会占到世界GDP总量的多少比重。


这就是未来城市,新的时间开始了!


    2015324日星期二发表于香港东网

大焕视界:什么是城市? - 春时风ybin271(王和) - 春时风ybin271的博客(王和地)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